硬體孵化器正在推進下一波工業革命、改變製造業的未來

shutterstock_265657364

編者按: 麥克·蓋埃爾(Mike Geyer)是 Autodesk 技術佈道(technical evangelist)與新興技術主管。

硬體行業當前炙手可熱,而且這種熱度大有愈演愈烈之勢。2014 年,網路設備硬體新創公司獲得的風險投資總額已經達到 14.8 億美元左右,是兩年前的三倍以上。

與此同時,Dropcam-NestBeatsOculus 童話般的收購交易,以及 Fitbit GoPro 實施的 IPO(首次公開招股),進一步激發了公眾對新一代硬體新創公司的興趣,也給此類新創公司的未來發展注入了動力。

硬體即是新的軟體。

過去十年來,得益於群眾募資、雲端基礎設施和 GitHub 等開放程式碼社群的興起,只要創意夠好,那麼人們推出應用的難度越來越小。

今天,創業者同樣可以輕鬆地將硬體產品推向市場。除了上面提到的有利於硬體產品的因素外,一系列全新設施的問世讓人們可以將他們不錯的創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變成實體產品。

符合人體工學特點的 Keyboardio 鍵盤是在 Highway1 孵化出的,目前正在 Kickstarter 群眾募資平臺上面進行融資。

這些有利於硬體創新的設施,既包括駭客空間和創客空間 (maker space) 這些能讓創業者迅速開發初步原型的地方,也包括更有經驗的硬體孵化器,它們可以協助個人在短短幾個月內,將原型轉化為給量產做好準備的產品。

儘管這些空間的操作方式存在很多不同,但實際效果是相同的:他們正在顛覆傳統生產模式,並在此過程中催生出新一代具有創新精神的硬體新創公司。

巨大的市場機遇

Pebble 智慧手錶Nest 恆溫器等產品 ,以及 SmartThings littleBits 之類的硬體創新產品,充分證明下一代偉大的硬體產品不會誕生於傳統大公司的高牆內,而是會誕生於車庫、創客空間和硬體孵化器。更為重要的是,這些產品還表明硬體與軟體具有與生俱來的關聯性,這也是任何一位出色的創業者將會認識到的問題。

孵化器和加速器的數量正在快速增長。儘管針對早期軟體發展公司的孵化器數量已經超過一百家,但專注於硬體公司的孵化器數量卻遠遠落後於軟體公司孵化器。但在 2014 年,僅在美國,硬體公司孵化器數量已經從個位數上升至二十多家。歐洲和亞洲也正加入到這種狂歡中,例如,在德國有 Unternemertum Hardware.co 之類的知名孵化器,在日本也有 DMM 這樣的佼佼者。

即便連 Jaguar、Land Rover、Intel 這樣的知名品牌也充分注意到這種發展潮流,因此採取一系列措施創辦自家孵化器,尋求仿效行動敏捷的競爭對手的做法。為了實現這一目標,這些公司為頗具創造力的創業者提供協助,同時將新創意快速轉化為產品。

同樣的思維還出現在 洛杉磯清潔技術孵化器 (Los Angeles Cleantech Incubator, LACI)——加速創新和振興製造業已成為他們的核心使命。

我有幸採訪到了 LACI 投資組合公司專案副總裁埃裡克·斯蒂布 (Erik Steeb) 。他告訴我:「LACI 創立於大概四年前,目的是為了幫洛杉磯核心區域製造業創造就業機會,那個地區曾經是一個活力無限的製造中心。」他隨後還表示,「透過新創公司創造持久的製造能力,意味著你要早早獲得設計權,具備有效的原型設計能力,提供讓新創公司走向成功所需要的協助和資金。」

支持創新運動

作為一個更大的行業轉變的一部分,硬體孵化器也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所有人現在都能更輕鬆地獲得用於原型設計和製造的新工具。與此同時,由於消費者希望能獲得更多的定製元素體驗,所以產品正變得越來越智慧,連結性越來越強。

這些趨勢互動之間的關聯,已經催生了一大批具有新思潮的創業者,他們還受到全新設計理念的指導。重要的是,大公司也認識到創新活動正在大規模上演,他們也在努力地在整個硬體行業建立一些合作關係,尤其是專注於孵化器和加速器,因為它們都是説明推進這種對話的最好的機遇。

在整個北美地區,都有許多堪稱典範的新創中心,比如說洛杉磯的 Highway1,波士頓的 Bolt,以及匹茲堡的 AlphaLab,隨著創新運動走向全球化,這種創新浪潮還會延伸到歐洲和亞洲。

硬體孵化器能以不同的方式為這個生態系統注入活力。例如:

  • 企業可與硬體孵化器合作,並在軟體發展上給予資金支援,使來自硬體孵化器的新創公司能自由運用強大的工具,發揮在設計、工程和製造領域。
  • 硬體孵化器提供軟體方面的免費培訓和協助,以確保用戶可以從現有工具中獲得最大的利益。
  • 為新創公司提供設計協助和建議。例如,Autodesk 協助新創公司 keyboard.io 解決了他們設計可定製人因工學鍵盤時遇到的難題,keyboard.io 也是孵化自 PCH Highway1 的一個專案。
  • 透過保持現有的辦公時間、舉辦活動和尋找有用的連接方式,重點關注「人的因素」。畢竟,一個生態系統的成功,對人的依賴程度和對技術的依賴程度是差不多的。

紐約市 New Lab 共同創辦人、合夥人斯科特·科恩 (Scott Cohen) 說,「創業者總是提醒我們,硬體是很難做的,但是使原型製作,變得更加無縫地反覆運算過程的因素,是設計和模擬工具,這些設計和模擬工具可以透過我們和像 Autodesk 等公司的合作來取得。我們投資的公司,比如 FX IndustriesHoneybee Robotics,它們正在用各類軟體實現從概念到真實世界製造的高度一致。這些強大的軟體工具與我們的原型設計團隊緊密結合,讓設計者可以設計出儘量接近真實產品的早期原型,從而真正促進開發可行、有效的產品的進程。」

激動人心的未來

當創造新的硬體產品變得像開發 iPhone 應用程式那樣容易時,我們將會真正迎來一個創新的黃金時代。今天這些毫無生機的低級設備,將會讓位於新的產品,新產品能夠為我們的生活增添無法想像的價值。

在讓這種新的工業革命變成現實的過程中,硬體孵化器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繼續建立有意義的合作關係,是我們所有人義不容辭的責任,這種合作關係會在該領域內提供始終如一的支持做為後盾。

對於硬體孵化器如何展現自己的價值,我將充滿期待。

(本文來自 TechNode 合作夥伴:TechCrunch 中國

Comments

comments